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赌 命

发布时间:2019-09-14 06:40:05
“救命啊!”一声尖厉的女人嘶叫划破了寂静的夜空,惊醒了沉睡的小山村。人们披着衣服,拖着鞋子从不同方向赶到出事地点——大狗家。
“快!快来人哪!大狗把家女给杀了!”王大妈抱着血人似的家女,颤抖地哭喊着。
“赶快送医院呀,兴许还有救呢!大勇,你赶紧打电话到医院叫救护车。”徐大爷急切地说。
不一会,救护车和警车,不约而同地飞驰而至……
乡亲们纷纷叹息:“哎,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赌博毁了……”

一、胖女正愁嫁

家女是乡亲们看着长大的孩子,她心底善良,为人诚实。就因为她长得太胖,小伙子们都看不上她。
为了能使自己的身材苗条起来,家女偷偷的节食,吃减肥药。只要听人说怎么做对减肥有好处,她就默默地照着做。可不管家女怎么努力,身体还是吹气似的横向发展。
那天,同村姑娘小美相亲,家女也去凑热闹。看热闹的姑娘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谁的对象最漂亮,谁的对象最丑。
“要我说三丫的对象最丑,长得狗脸猴腮的。”
“三丫自己就长得丑,胖得像猪似的,有人要她就算不错了。”
说者无意,却深深的刺痛了家女的心。
家女表面上满不在意,心中却一阵颤抖。肥胖成了她的一大心病,每当家里要吃饭时,她总是躲出去。
“家女,你不吃不喝的成神仙了!”
“娘,我在三丫家吃过了,你们吃吧。”
“我说你一个闺女家,怎么总是跑到人家去吃饭?家里饭就没有别人家饭香,是吧?”
“你唠叨啥呀,娘!不就是吃她家一碗稀饭嘛。”
突然有一天,家女昏倒在地上。她妈妈连哭带嚎的叫喊着:“家女,你这是怎么啦?你快醒醒呀!”
妹急忙为她找来了大队卫生室的乡村医生,乡村医生说,“她是休克了。”至于是什么原因休克,乡村医生建议她去镇中心卫生院去检查一下。
要查什么?是什么原因休克,其实家女自己心中最清楚。结果她还是被 妹们拖到了医院,通过检查,医生说:“她轻度贫血,建议她加强营养。”
家女失望极了,她几乎不敢相信医生说的话,自己这么胖,怎么可能是贫血呢?她想,减肥不成,看来这辈子只有做“尼姑”的份了。

二、帅哥翩然至

正在这时,邻村的张大妈推开了她家的门,为她牵“红线”来了。
家女那颗久已失望的心又“复活”了。
在小镇必胜客饭店见面时,家女才知道小伙子叫吴三成,是一个开出租车的司机。他身高1.76米,四方脸上,配着位置恰当的大眼睛和浓浓的眉毛,真是一表人材!俗话说“好马配好鞍,靓女配型男”,家女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帅气的男人会看上她,她不敢高攀,当场拒绝了这门亲事,拎起包就跑。
可是吴三成却并不在意她的胖瘦。他紧追不舍。也来到家女的家中,来到这里就陪准丈母娘搓麻将,套近乎。大妈大妈地叫个不停。他一次次约家女出去散步,一次次给家女买小礼物。搅得家女心潮起伏,神魂颠倒。家女实在抗拒不了他身上那种汩汩流淌的柔情。母亲也催着女儿早点跟“大狗”把婚事定下来。
“什么‘大狗’?”家女感到莫名其妙。
“你看,你看!你这是谈的哪门子恋爱?大狗就是三成的小名啊!”
看到母亲这样喜欢三成,家女的心也慢慢融化了。

“三成,你喜欢我什么?你真的不嫌弃我这么胖么?”家女看着他,眼睛里露出疑惑的目光。
“家女,爱和胖瘦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我爱你,我爱你的善良,爱你美丽,也爱你的胖。”三成的眼神执着而认真。
家女陶醉了,她幸福的闭上了双眼,沉浸在甜蜜的热恋中。
时间一晃两年过去了,可三成除了和家女接吻,总是规规矩矩地拥抱着她,从不越雷池半步。
和自己差不多大的 妹们都结婚生孩子了,可三成好像根本就没有想结婚的意思。
那天家女去三成家里找他,“大妈,三成上班了是吧。”
王大妈说:“哦,家女来了,快进屋。三成他到人家玩去了。我去喊他回来!你坐!”
家女正坐着喝茶,窗外传来三成母子的争执声。
王大妈急切的声音:“你快点!快点!”
三成不满的声音:“干什么这样急啊?人家马上就要胡牌了,看给你搅的……”
“哦?你来了!”
大妈没有进来,屋里就他们两个人。
“你在打麻将啊?”家女随口问了一声。
三成尴尬地说:“没什么,没什么,小来来,几块钱来去……”
家女皱了皱眉头:“三成,你怎么没去上班,赌钱总不是什么好事……”
“是的,是的。我也就是休息时小玩玩,以后不玩了。”三成敷衍着。
“三成,我们都相爱两年多了,我们抓紧时间结婚吧!”家女近乎是哀求的对三成说。
“结婚,钱呢?房子呢?”
“你想想办法嘛。”
“我能有什么好办法,家里一无所有。”
“我什么也不要你的,你就把家里收拾一下,不行嘛。”家女心想,三成大概是在为自己的家庭经济窘迫而烦恼吧?
就这样,三成在自家收拾了一个小房间,权作新房。不久,他们举行了一个简朴而热闹的婚礼。
结婚那天晚上,婚宴结束了,客人散了,夜也深了。一轮明月的银光流水似地洒满了大地,天地一片静谧。

三、银样镴枪头

家女觉得最幸福的时刻来到了。
恋爱中的家女早就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她长久的期盼着,思念着,幻想着,幻想着这时刻的柔情似水,想像着这一刻会出现怎样的五彩的光泽。
暗暗的灯光下,万籁俱寂。
家女依偎在三成怀里,神采飞扬,激动不已。
“三成,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我……”
“我要你说嘛,将来生一个儿子,一定要长得像你。”家女悄声在三成耳边厮磨着。
“为什么刚结婚就想到要孩子?”三成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俨然是一个搞计划生育的干部。
结婚,生孩子,难道不是爱情应有的内容么?家女有点不解。
“积谷防饥,养儿待老”,上至总统伟人,下至贫民百姓,谁不信这个理?
可在家女的心中,却还有另一层含义。她从小失去父亲,是母亲一个人把她抚养长大的。由于生活所迫,失去了家庭温暖,什么是父爱对她来说,就是一个空白。所以她要把自己以前的损失从丈夫身上补回来,做一个贤妻良母,像一个听话的女儿,享尽天伦之乐。
她没有过多的思考丈夫说的话,以为他常在外面跑,受到外面一些人的影响,怕有了孩子,影响他们的夫妻生活。想到这些,家女偷偷地笑了。
“将来生男孩子,就跟你姓王,生女的,就跟我姓孙,你同意嘛?”家女紧紧的抱着丈夫,痴情的对丈夫说。
丈夫沉思片刻,不耐烦的甩出一句话:“天不早了,睡觉吧,到时候再说。”
家女听了,一阵茫然。
丈夫却打了一个呵欠。
今天是个什么日子,难道说一点儿罗曼蒂克也没有么?家女看了一眼三成,熄了灯,向三成送去甜滋滋的吻,回应她的却是丈夫不耐烦的话语:“睡吧,睡吧!”
洞房里的空气似乎一下子凝固了。

不知过了多久,家女突然间离开了混沌的世界,大梦初醒般地发现三成原来是一个性功能不全的男人!真是俗话说的,“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的男人!怪不得他一下子就相中了自己,原来他……
命运啊!就像潘多拉女妖的黑匣子一样神秘莫测!
新婚的甜蜜顿时消失,做母亲的希望也落空了,痛苦像毒蛇一样纠缠着家女。
丈夫打着如雷的鼾声走进了他的“梦幻世界”。新婚之夜,家女那颗不安分的心,有一种难以遏制的情绪搅得她辗转难眠。
家女索性从床上爬起来,披衣站在窗前。抬眼望去,明月中天,寒光照人。泪水籁籁而下,毫无血色的嘴唇剧烈地颤抖着。
“离婚?不,那样太丢人了。光是人们背后的议论就无法忍受。”家女无奈地作出了接受命运安排的决定。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唉……”
一个人的命运本应该操纵在自己手中。可悲的是她终于接受了这桩违心的婚姻。
出人意科的是他们相处得很和谐,家庭很平稳,就像一对正常的夫妻一样,安安稳稳的过着他们的小日子。
婚后的三成,感觉不到夫妻生活的乐趣,把更多的精力放到打麻将、搞赌博上。他的哥们儿、姐们儿不少是做两班倒的,有的是时间。随时可以约到4个人甚至8个人。家女也曾苦口婆心地劝过他。但是,三成把牛眼一瞪:“怎么啦?小玩玩也不行?百二八十地小来来,你也管?”
即使如此,每天清晨,家女还总是变着花样为丈夫准备好可口的早餐。傍晚,丈夫也会早点回来,挽着妻子的手,说说笑笑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乡亲们都说,家女真是好福气,嫁了一个又漂亮、又会挣钱的老公,还那么地心疼她。
哎,真是外人不知里人事啊……

四、无儿无幸福

可是,水滴石穿,裂痕终于悄悄出现了。
结婚两年多了,那些不明真相的饶舌妇们开始在背后叽叽喳喳的议论开了,继而她的婆婆也开始叽叽咕咕骂起来:“买只母鸡还会生蛋,娶个媳妇却要绝后了,我们老王家作的是什么孽啊!”
家女有泪只能往肚子里咽。
因为丈夫最怕别人揭短,怕人家笑他不是男人。多少年了,他一直不敢求医,瞒着别人,也瞒着父母。家女没有怪他,反而同情他,帮他一起隐瞒。可是世俗的偏见,总认为不能完成传宗接代、绵延香火的使命,都是女人的无能。
“三成,妈妈天天指着我的鼻子骂,骂我是只不会下蛋的鸡……”家女在丈夫的怀里哭着说。
“别理她就行了,我还能不让她骂嘛?”丈夫无奈的说。
“这日子过到哪天是个头呀!三成,不然我们出去租个房子住吧;我们不要太好,只要能住人就行了。”
看着哭成泪人的妻子,三成终于在小城里租了间十几平方的小屋,他们夫妻就搬了进去。
日子平平静静的过着。三成还是偷偷摸摸地找机会搓麻将,他一直瞒着家女。回家后往往唉声叹气,低头不语。
家女关切地问:“怎么啦三成,是不是不舒服呀?”又摸摸他的额头,再摸摸自己的额头:“还好嘛。究竟是怎么啦?”
三成能说什么?他叹气:“唉,生意不好做哎。”
“哦,钱多挣少挣有什么关系?现在开出租的人多了,我知道的。还有不少长年包车的人,现在都买了车自己开了。”家女反而劝慰丈夫。
其实她哪里知道,丈夫挣的工钱,大都在麻将桌上输给了别人!
好在只有两个人,日子还过得下去。

可是好景不长,一件偶然的事情又给家女平静了多年的心带来强烈的震动。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家女一个人走在小街上。突然听到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姑娘的声音:“爸爸,我要吃冰棒。”
“爸爸给你买去,你站这里等爸爸。别动。”
看着这个只有几岁的小女孩,一种母爱的冲动从心底升起,感到一种温馨。家女情不自禁的走过去,拉着小女孩子的手说:“小姑娘,你几岁啦?”
“阿姨,宝宝 岁了。”小女孩子向她甜甜的笑着。
“宝宝,和谁说话呢?”家女一抬头,两个人都愣住了。
“家女,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是呀,风祥,这是你的女儿,好可爱呀!”
“可爱什么呀,生了两个都是‘千斤’,绝后了。你不晓得,我又当爹又当妈有多烦多累!”家女低下头,又倏地猛抬起头来。
“怎么,她妈妈呢?”家女惊异地问。
“唉,癌症啊,宫颈癌……”
“啊!”
“家女,你的孩子多大了?”
“我……我还没有孩子。”
“没有孩子哪行呀?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生一个也就算完成任务了。”

五、借种续香火

回来的那天晚上,家女翻来覆去也睡不着,风祥的话狠狠刺激着她的神经,“有子万事足”,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了。
“三成,我们一定要生一个孩子。”家女忍不住对丈夫说。
“我何尝不想有个儿子?不是告诉你了嘛,我天生没这个功能,连夫妻生活都不能过,哪来的孩子呀?”
“明天我陪你去看医生,不管花多少钱,我也要把你病治好。”家女的话斩钉截铁。
第二天一早。家女早早的做好早饭,催丈夫快点吃好和她去医院做检查,可丈夫死活也不去。
家女哭了。
“我不去医院,那里人多,碰到熟人我的脸不是丢尽了。”
无奈之下,家女带着丈夫,如同母亲带着孩子一样,跨进了街头的一家私人诊所。医生开了一些药。回家后,家女把药放在丈夫的床头对他说:“记得按时吃药啊。”
一个星期过去了,家女看看开来的药原封未动。其实三成自己明白,他这病是治不好的,这些药就是吃了也是白搭。家女却来火了:“苦了我几年,你却无动于衷,难道你想害我一辈子!”
三成自知理亏,也怕妻子白眼,常常躲在外面“砌长城”夜深了才回家。有时他赌瘾上来了,就整夜整夜地不归家。挣的钱也越来越少,家女怀疑是他赌博输掉了,可是又不敢多问。
家女看在眼里,恨在心中。
“这个世道真不平啊,三成长得像个男人一样,却不是个男人;自己倒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却像尼姑一样活着,守活寡。这哪里是人过的日子!”
是啊,家女仅仅是出于一种传统的良心才与他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世界上没有一颗灵魂是永远平静的,没有一块草地不希望有暴风雨冲刷的快感。

共 1071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中规中矩的一篇家庭伦理小说,小编说中规中矩,并不代表它中庸,而是想告诉读者,读这篇小说,也许不会给你带来阅读上的刺激,或者满足猎奇的心理,但是那种平平淡淡的,却能带领读者深入情节,与主人翁同乐同悲的艺术感染力,确实让人佩服作者的功力。有的时候,能让人读得下去,读得进去的小说,就是好的!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201001729】
1 楼 文友: 2010-01-17 14:57:40 赌,是惹祸的根苗!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 楼 文友: 2010-01-17 15:17: 8 敢赌命者,百事可为,也就不可能存在对他者的悲悯同情。怜惜自己的人,才有可能去怜惜别人。故事引人深思。 以真情打动读者,用灵魂感知世界。
 楼 文友: 2010-01-17 17:12:28 小说所展现的故事情节是生活的提炼和浓缩,它来自于生活,却总结了生活的千姿百态,真正实现了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的现实主义创作原则。家女和三成的悲剧即使现实生活的写照,又是创作艺术的夸张,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发人深省,不可言传。
4 楼 文友: 2010-01-17 19:15:09 家庭题材小说,读来让人深思社会深刻话题。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5 楼 文友: 2010-01-19 15: 1:41 赌是万恶之源,一旦成瘾别说是钱,就算是不赌命,命也完了。欣赏林儿姐的小说。 以文会友小孩上火
新生儿眼睛有眼屎
小儿流鼻血
小孩子口臭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