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怒剑龙吟第五十五章悲痛过去

发布时间:2020-01-26 10:50:36

怒剑龙吟 第五十五章 悲痛过去

皎洁的而又惨白的月光下,万物尽显一片异样的美感。

依旧跃动的篝火前,一白一黑两道身影并排而坐。

将几块早已劈好的柴火扔入火中,风韧维持着篝火的持续燃烧。而他身侧的沈月寒在停顿了一会儿后,接下去开始了她对回忆的倾诉。

“那次,强敌上门挑衅,师傅率领着宫中所有精锐力量出击营地。而剩下留守的只有我们年轻一辈的弟子,而其中自然是由大师姐管理一切事宜。虽然对于她的临时掌权,我多少有些不满,但是从未想过,她会趁机作出……作出那么过分……的事情……”

说到此处,两行清泪顺着沈月寒两侧脸颊流下。不过在她披肩长发的遮挡下,风韧并没有看清。

趁着风韧添加柴火的间隙,沈月寒迅速檫去脸上的泪水。肯向风韧诉说那段她从未对外人提及的往事,已经是沈月寒的极限了。她绝对不想再让风韧看到自己那么软弱的一面。

“大师姐对我的戒备和之前的百般为难,我都可以既往不咎,但是那一次她实在是过分了。所以,后来当我成为惑生宫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后,就将她彻底废了。留她一命,不过是看在师门的面子上。否则,大卸八块也难消我的仇恨。”

一股寒意袭向风韧,他没想到沈月寒竟然出来迸出了这样一句话。看来,那次的仇恨确实对她伤得太深了。

“既然对你而言,那次的伤痕那么重,还是别告诉我好了。”风韧连忙拒绝沈月寒接着往下说,他莫名其妙地感觉到如果继续听下去的话,自己可能都会遭到沈月寒怒火的牵连。有的秘密,还是让它继续沉睡为妙。

沈月寒凄然一笑道:“既然我愿意说给你听,那么就不会因此对你计较些什么。总是憋在心里,这么多年过来了也是难受。偶尔能够找到一位不错的聆听者,我倒是觉得挺好的。不过作为交换,你能等下也说说你的过去吗?我对你的神秘也有些好奇。”

“啊?”风韧一愣,沈月寒的回答完出乎了他的意料。

略微思索一番后,风韧点了点头。确实和沈月寒所说的一样,有些痛苦自己一人憋在心里反而是凭空再次加深传深。互相交换一下,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方法。道哥不是一位合格的聆听者,他过于耐不寂寞爱插话的习惯让风韧不少心事也懒得和他去说。

“既然你同意了,那么我们继续吧。”沈月寒再次望向了空中的月牙,似乎她一直在避和风韧目光的正面接触。

“那一次由于战斗过于激烈,师傅等人在外面驻扎了半个月还没有回来。而突然有一天,一位平时与我关系不错的师姐说有点事要找我和她谈谈。于是我没有丝毫戒备地去了她的房间,在那里,我们边聊边喝茶。

我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大师姐的阴谋,她早就在茶中下了药。而那位邀我喝茶聊天的师姐,之前对我好的种种也不过是大师姐的可以安排。她想要的就是我被人背叛时的愤怒与绝望,不得不说她确实很毒辣。

对了,风韧。你知道我当时被下的是什么药吗?”

对于沈月寒的发问,风韧没有立刻回答。如果答案只是毒药这么简单的话,以沈月寒的个性是不可能这样问他的。

突然,白天沈月寒在苏醒时的反常反应浮现在了风韧脑海中。当时,她的解释是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而今晚,沈月寒突然向他倾诉。这两者间,风韧隐约可以感觉到一丝浅浅的联系。

“不会是……媚药吧?”风韧低声试探地问道。

叹了一口气,沈月寒点头道:“不错,就是媚药。我师姐她……她喜欢的是女人……对女人有兴趣……那次,她是想在精神上彻底击垮我。”

一滴汗从风韧额头上滑落,他对自己的猜测也是没有多少把握的,谁知道真的撞对了。而惑生宫中竟然还存在这样奇葩的大师姐,从此风韧已经可以猜到沈月寒当初所遭遇到的各种痛苦。

不过以宫为名的势力,多半都是一群怨妇型的女人没事创建出来的,存在着一部分只对女人有兴趣的女人,倒也确实可以接受。不过脑海中脑补幻想出沈月寒被迫和一个女人那个啥的景象,风韧瞬时觉得自己小腹中一股形的邪火在往上涌。

没有注意到风韧的窘态,沈月寒继续说道:“本身那次,我已经绝望了的。面对实力本身就在我之上,而且还有人帮忙的大师姐,再加上被下了媚药,我根本没有反抗或是挣扎的能力。”

“不过,天绝人之路。就在大师姐已经……对我刚开始……下手的……时候……我体内的毒属性突然觉醒了,大师姐瞬间就被我体内弥漫出的毒雾给麻痹住了,而其他人也是如此。或许是在媚药的影响下,本身折磨了我十几年的寒毒竟然奇迹般地被我反控了。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福兮祸所伏吧。

自那次之后,我的冰属性中多了一抹奇毒。在莫名根除了体内之毒再加上的属性获得后,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实力迅速上涨。再加上那次大师姐由于暗中毒手在师傅回来后被严惩,我终于代替她坐上了少主之位。

本来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争取的,后却莫名落到了我手中。只能说,是大师姐咎由自取吧。”

说完这些,沈月寒如释重负地身体向后一倒,斜靠在旁边的树上小口喘气。憋在心中这些年的痛苦,说出来后确实轻松了不少。

对于沈月寒的遭遇,风韧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形容。或许,暗中的争斗比明面上的血雨腥风加令人防不胜防。女人看似柔弱,但是真正发起狠来,绝对要比男人阴毒数倍。

“说说你的吧。”沈月寒恢复的倒是不慢,已经开始询问风韧了。

风韧咳嗽了几声顺了顺嗓子,他惨笑一声说道:“其实我曾经幻想过多次,让我第一个诉说这个秘密的人将会是谁。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你这样一个就过两次,一次死斗一次并肩作战的人。”

“你肯定对我的实力感到过疑惑吧?为什么凭仗着区区武级六重的实力就能够展现出这样的战斗力?其实,此事说来话长,而且有些东西真的不便透露。

这样说吧,我现在十九岁,表面实力是武级六重。你猜猜看我十八岁那年,实力是多少?”

对此,沈月寒嫣然一笑道:“怎么,前面我问过你,现在你也来这一套了吗?我猜猜,你不会是由于某种特殊原因曾经实力倒退过吧?你的战斗技巧和对于元素属性的掌控力,绝对不是目前这个实力可以办到的。”

“不错,看来你也发现了。”风韧点头赞同。

“当初,我武级九重实力,而且已经隐约摸到了界级的门槛。在宗族中,我可是几百年难遇的天才,受人万众瞩目。族长曾经说过,我有可能真的可以触摸到了域级那个传说中的层次,就此复兴族。

本身,一切都可以这么美好地进行下去。可惜,未知的敌人突然出现,剥夺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

宗族被灭,实力大损,那个时候是我遭遇到的为昏暗的时光。

后来的事情,就是到处流浪和历练,黑石域和幻兽丛林斗都不过只是我途经的地方而已。”

风韧的诉说很简单,而且可以隐瞒了不少地方。但是在沈月寒听来也确实是充满着不少悲痛。从曾经受万众瞩目的天才掉到现在这样只能依仗自己一人在生死间挣扎,其中的反差确实让人感叹不已。

本身曾是敌人的两人,就这样在并肩作战之后,通过浮现倾诉自己的悲痛过去,彼此之间的距离形中拉近了许多。

风韧与沈月寒竟然交谈到了半夜才先后睡去。也许,这只是两个心中伤痕法愈合之人在浮现舔舐彼此的伤口。

……

宁静祥和的早晨再次到来,沈月寒醒来之时发现早已没有的风韧的身影。而在她的身侧地上,留着风韧刻下的几行字:

世上不散之筵席,本身我们之间的交集就少,分离也是必然之事。希望下次见面之时,你能够忘记过去的痛苦,别在活在往日之中。泪水,虽然可是带走不少心中之痛,但是还是少留为好。

地上的那颗牙齿是一只高等魔兽的,你带着它应该可以避不少魔兽主动袭击。昨天我倒是忘了这个,不然的话,也没必要打得那么辛苦了。

还有就是,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别整天绷着一张冷冰冰的脸。

“风韧,你是也许我沈月寒唯一认可的男性朋友。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能够忘记过去的不止是我一人,你也该如此。”

迎风而立,沈月寒一身白色长裙尽情飘舞。

的旅途再次开始,两位被曾经的痛苦所束缚之人为了心中的梦又一次开始了历练。只是不知道,他们真的能够摆脱过去吗?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北京德胜门口腔中医院在哪里
成都送子鸟医院网上预约
怀化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四川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中山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