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双面电动自行车

发布时间:2019-08-15 11:55:32

北京市丰台区玉泉营附近,每天都会有数十名农民工聚集于此,他们大多来自四川、贵州等地,每天在路口等待找临时工的 老板 到来。泥水活、油漆活、装修活,只要有人叫,他们几乎什么都能干。在他们的观念中, 饭碗 可以翻译成两样东西:一件是工具箱,另一件是电动自行车。

老板都是开小车来的,我们一身脏兮兮的,没人会让我们坐进车子一起走,我们必须有一种速度较快、可以搭载工具箱而且较便宜的交通工具。 听说记者前来采访,工人们都围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讲述自己的经历。

我是从南方过来的,那边限制电动车(电动自行车 记者注)上路,有的地方甚至强制换达标车。一赌气,我把车一卖,今年过完春节就跟着老乡来北京了。 专门做纱窗的刘宝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我的车是花 000元买的,骑了一年多,就算2000元吧,如果强制换车,地方销售商回购只补贴1000元。不仅如此,我还得花钱再买一辆达标车,至少要2500元。你算算,这换一辆车我就多花了 700元,这笔钱可不好挣。

算这笔账时,刘宝坐在自己的电动 座驾 上。不过,这辆电动自行车明显经过改装,车重超过目前国家标准规定的40千克。

在刘宝周围,这种形似摩托的超标电动自行车并不少见。而在路面上,电动三轮车、四轮车等 变异 电动自行车比比皆是。

电动自行车成交通事故 主角

挪一点,再挪一点。

紧紧搂住怀里的孩子,北京市民张海一步一步平移到了人行横道的最右边。

在她的左手边,停着 辆快递电动三轮车等待过马路。

还没等绿灯亮,快递车就风驰电掣地冲出去,而且他们不开直线,跟着行人过马路就绕着行人走空档,七扭八歪,我可不敢走在他们旁边,一不注意碰到孩子怎么办。 张海谨慎地对走在一旁的记者说。

张海对于电动三轮车的不满,缘于一起交通事故。

一年前,张海驾车由海淀区玉泉路右转弯进入永定路时,反光镜中出现一辆银灰色的电动自行车,车辆由他的车身右侧驶来。 车主并无减速之意,我只能采取制动措施,但电动自行车的前轮还是撞到了我的右前门。正当我下车查看车损情况时,电动自行车的车主却逃离了事故现场。 张海回忆说, 那天,电动车的时速至少有50公里。

根据张海的 经验 ,电动自行车与机动车发生剐蹭,机动车要承担大部分责任。

近年来,电动自行车屡屡成为交通事故 主角 :

在河南省郑州市,全市每天交通事故的接警数量有700多起,涉及电动自行车的占 0%,并且呈上升趋势;

2008年以来,天津市发生涉及机动三轮车道路交通事故8500余起,造成447 人死亡,这还不包括每年6000余起轻微财产损失事故。2014年以来,天津市发生涉及机动三轮车交通事故124起,造成6人死亡,49人受伤,直接财产损失达116万余元。

第一物流研究院调研发现,目前,以快递行业为例,其使用的电动三轮车存在车速过快问题,80%的车辆以超过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行驶。大部分电动三轮车的行驶速度在每小时20公里至40公里,部分改装车能够达到每小时60公里,并且车辆安全性较差,安全系数达不到标准,给行人和机动车造成了威胁。电动三轮车的驾驶者大多未经过技能培训,交通安全意识差,驾驶技术不娴熟,导致交通事故频发。

记者发现,一些私家车主甚至将电动自行车的骑车人称作 骑士 ,意为 勇猛无敌 。

闯红灯的、逆行的、抢道的,他们想怎么骑就怎么骑。 北京市私家车主郝先生无奈地说。

跑不过、惹不起。 说起电动自行车,出租车司机张师傅一肚子火。在拥挤的车流中,他常常看见一辆辆电动自行车毫不费力地超过自己扬尘而去。 这哪里还是电动车啊,时速至少有60公里。遇上电动车我都尽量躲开,真要撞上了,倒霉的还是自己 。

销售者力荐超标电动自行车

1999年颁布的国家标准《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明确规定,电动自行车的最高时速不超过20公里,整车重量不超过40千克。

明明有限速规定,为何电动自行车越开越快?

这个限制到了销售终端就形同虚设了。 北京某电动车生产企业市场部王经理向记者透露,从技术层面上看,在执行现行国标基础上,有90%的电动自行车生产商擅自在生产环节中提高自家产品最高限速标准,只是在出厂时加一根限速线。

而这一根限速线则更加形同虚设。

刘宝告诉记者,任何一家有点技术的修车铺就可以将限速线剪掉。

当产品进入下游渠道后,销售商为迎合消费者对速度最大化追求的心理,暗示消费者只要将限速线剪断,速度就可以轻易达到厂商为产品设计的最高速度值。 王经理说,有些生产豪华电动自行车的企业,所设计的速度最高值甚至可以超过限定时速数倍。

在北京市大兴区一家代理多种品牌电动自行车的门店,王经理和刘宝的话都得到了验证。在记者对一台仪表盘最高标速为每小时40公里的某品牌车表示出购买的诚意后,店主表示,正常情况下是每小时20公里,如果认为速度慢,买回去可以将限速线剪断。

店主表示,他们一般不会主动为购车者 提速 ,但买方非要剪断限速线,他们需要收费,如果图便宜可以去修车铺剪。

面对记者 超出国标时速限制不安全 的担心,店主抛出一句话和一个白眼: 速度低了跑不过自行车,谁还会买呀!

那么,此类形似摩托车、速度超标的电动自行车,还能走非机动车道吗?

12月4日17时 0分,正值下班晚高峰,北京市西城区开阳桥下的非机动车道。记者发现,东向西方向有不少两轮电动自行车快速驶过,很多都是摩托车外形。记者数了一下,10分钟时间里,驶过的两轮电动自行车有40多辆。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又来到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一家电动自行车销售店。

这辆车样式好,速度快。 在记者表达了超标车没法上路的担心后,这位店主则露出不屑的表情,说 没有这回事,电动摩托车和自行车一样随买随用。你也太不了解行情了,这还不是大的,大车在里面呢 。

顺着店主指的方向,记者看见店铺里面有一排体积更大的两轮电动自行车。问及车速,店主说能达到每小时70公里,有的车能达到每小时80公里。问及车的重量,店主说有五六十千克的,也有更重的。

记者坚持想买一辆重量不超过40千克的电动自行车,店主指着墙角一辆如自行车大小的电动自行车说: 小车使用锂电池,价钱并不便宜,不如买大的。

超标电动自行车受部分人青睐

超标电动自行车速度快,威胁公共交通安全,但也被一些人所喜爱。

在刘宝的介绍下,记者见到了被他称为经受过 电摩之劫 的堂兄刘成伟。作为电动自行车的拥护者,刘成伟因为所在城市 禁电 (禁止超标电动自行车上路行驶 记者注)而两次迁址。

我们这个工种严重依赖 电摩 ,也就是你们说的超标电动自行车。 目前在北京专门上门给孩子理发的刘成伟说,4年前,他从福建转战广东省深圳市, 前年才来北京,离开南方城市很大一个原因是整顿 电摩 。

我们以前在福建还有个QQ群,叫做 电摩族 ,群里有普通工薪族、家在郊区而工作地点在城区的人、有接送孩子上下学的家长、有刚毕业在公司跑业务的年轻人以及建筑工人。其实,依赖 电摩 是我们这群人最大的 共通点 收入都较低。 刘成伟说。

记者调查发现,在经营外卖的餐饮店、快递公司等行业,电动自行车备受青睐。尤其是快递行业。根据第一物流研究院的统计数据显示,快递公司在完成最后一公里的配送任务时,90%以上都会选择使用电动三轮车。

来自江西上饶的老王是送水工,那辆骑了4年的电动自行车成了他必备的谋生工具。 走街串巷很方便,一次能载好几桶水。公司不管我们用啥送,只要送到就按桶抽成。 老王告诉记者,他也曾试着开过朋友的达标电动自行车,但发现 达标车细胳膊细腿的,跑得慢又不吃重,用不了半天就得充电,哪里伺候得起 。

使用超标电动车,是否担心被执法部门处罚?刘成伟摇了摇头, 反正我这 电摩 在路上没被查过 。

此类超标车辆虽然被交通管理部门认定属于机动车,但因不符合相关技术要求,目前不能够对这种超标电动自行车上机动车牌照。目前,超标电动自行车大量行驶在非机动车道上,因未按照机动车标准进行管理,交警不会以无驾照或者在非机动车道行驶而处理驾车人,由此导致超标电动自行车在使用中很少被处罚,也导致普通民众出现 电动自行车就是非机动车 认识上的偏差 在采访结束的当天晚上,记者将这段受访执法人员的话以短信形式发给刘成伟。

那就先这么着吧,等什么时候北京也 禁电 了,我再撤。 刘成伟的回信似乎是很多 电摩族 心中的盘算。□ 记者 赵丽

(来源:)

 

阴茎时常勃起是怎么回事
河南哪家研究院治疗牛皮癣
癫痫有哪些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