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大天匠 第六十五章 死契

发布时间:2019-09-24 16:31:49

大天匠 第六十五章 死契

廿修一笑,不慌不忙的作了个揖:“如此,小子便告辞。”缓缓的退到门边,然后转身就走,一点也不留恋。

人人都有秘密,若是因为不告诉你秘密你就各种刁难,我宁愿睡大街。告诉你是我愿意,不告诉你是我的权力!

“阿爷!你这也太过了,太过了。唉~!”程奇一跺脚,赶紧的跑出去拉廿修,“大郎,兄弟,都是俺不好,俺就不该带你来见阿爷,平日里阿爷总说俺不学好,成天跟着一帮不成器的家伙混,今日俺带你来见他,就是为了让他明白,俺其实也是很上进的,奈何以前周围的那些子弟,都是同样的德性,寻常布衣家的,不是阿谀奉承就是清高傲慢,俺也懒得理他们,不管阿爷了,你就在我那院里住着便是,阿爷不会赶你的。”

廿修脚下没停:“这不是赶与不赶的问题,布衣也有布衣的底线,他年长,我敬他,这是份内。按说,如何得知皇帝有恙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可若是在此等情况下要我说出来,这就存了要挟的意思了。其实,你阿爷也没错,换我站在他的角度,一个外人,随随便的就住进家来,总是要盘查一二的。你也别为难了,这长安之大,总是会有去处的,别忘了,我可是小神仙。”

“小兔崽仔,给老夫回来。”老爷子耳没聋,廿修说话又没有故意的压低声音,故在书楼内也是听了个大概,也是有些恼怒,就叫住了程奇。

程奇不敢忤逆了老爷子的意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廿修走出程府,待要让门房跟上廿修,看他在何处落脚,好抽个时间去看看,送点钱银什么的,也有个照应,但老爷子却是又开口了:“哪个若是敢离了府半步,老夫便打折了他的狗腿,送到城外乱葬岗里生喂了野犬去!”便再无人敢挪动半步。

这喊得大声,廿修才踏出程府,也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嘴角一挑,哂然一笑,轻轻一甩胳膊,脚步不停,飘飘然的远离了程府。

时间还早,刚过正午,在程府是没什么感觉,但等走出了居德坊后,肚子便咕咕的叫了起来,今天为了进城,可是早早的就出发了,只在路上啃了两个馍,在宫里又要提起精神应付那帮老头子和太子等等人物,十三岁又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消耗大也快,这会儿突然的就饿了起来。

摸了摸身上,却突然发现此刻的自己竟然是身无分文,就连那三文钱也因为早上要进宫换了双靴子而留在了自己那双旧鞋底里,廿修苦笑,早知道,自己就该把皇帝赏的那些糕点留下一份来,也不至于现在饿了肚子,还没钱没地方吃去。

“老头,老头!”廿修无奈,长安他又是人生地不熟的,只好叫起了老头来,结果心中默念了无数遍,老头却是不应。

“得,这下可真是连想入地都无门了。”便只好折回到皇城含光门那,想着找秦家兄弟借点钱,住客栈去,结果一瞧,傻眼了,不光秦家兄弟不在,就连皇城门的那帮兵士都换了一拨,只是一抬腿有往皇城门走的意思,远远的兵士就将长枪斜斜的指了过来,警告不许靠近一步。

就不信一文钱真能难倒英雄汉了!廿修一发狠,连打听秦府在哪的心思立时都没了,人家邀请你,你去,和人家没邀请你,你找上门去,这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如果是以前的大郎,那倒没什么,脸皮放厚点便是了,可现在已经是廿修,前世的所有记忆全都恢复了过来,包括了以前的要强也跟了过来。

考虑着怎么解决肚子问题和住的问题,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路口,周围的声音却是嘈杂了起来,一座高大的坊门矗立在面前,抬头在日头下眯着眼一看,原来是西市。

都说大唐与番邦的贸易发达,却是没亲眼见过的

大天匠  第六十五章 死契

,仅在渭南有过惊鸿一瞥,也是不知全貌,左右还有半天时间,饿一餐也没什么大不了,说不定在西市还能找到赚钱的机会呢,便抬腿往西市走去。

西市是井字九宫格(布局详见作品相关),廿修是从西市的西北角进的,首先就是路过马行,碳行等等这些目前他不感兴趣的商坊,也幸好市坊门口都有牌楼注明是什么市,廿修只顾东张西望的往南走去,他的目的的是正西的食坊。

和想象中不同,食坊内全然没有前世记忆中的大市场那样的嘈杂,没有叫卖声,也没有哪个商家将东西都堆放在店门口将个过道塞得满满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井然有序,若不是一个个的店门口站着迎客的肩上搭着裢褡的小二和店门上一张张类似什么太白楼,迎客斋之类的牌匾以及某些个熟食店将个柜台敞开向外,摆着一盒盒的糕点或是酱肉之类的,廿修几乎要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

坊内也是按井字分成了九宫格,按各自的经营范围分列着,让廿修倍感诧异的是,生肉铺子和米行也是开在食坊内的,从这点上来看,除去酒肆食楼外,整个的食坊和一千多年后的菜市场根本就没有区别。

各种食物的香味从四面八方的向廿修飘过来,廿修这才发现自己真的来错地方了,不来这里还好,不去想着吃的,还没什么太饿的感觉,但这各式的香味就这么狂轰乱炸的涌了过来后,这五脏官可就真的开始了,一直咕咕叫个不停,惹得偶尔有那么一两个从廿修身边走过的,都用了怪异的眼神看着廿修。

幸好廿修身上穿得倒也不像个乞儿,还不至于被在坊街上巡逻的坊丁给赶了出去。想到自己在白水镇只是一个炒鲜芦芽的法子就让高掌柜下定了决心要来投靠自己,廿修突然有了办法,哪怕自己烹食的技艺是时好时坏,但是靠露一手换顿吃的,应该也不难。

打定了主意,不理会身边的人对自己咕咕叫的肚子的异样目光,廿修抬腿就往离自己最近的食肆走去,这间名为观风的食肆名字很是对自己的路子,也算他们运气吧,碰到自己,廿修心想。

不经易中,被一个从里面走出来的人撞了一下身子,廿修赶紧的退过一边,准备等这人走开后再进,孰料突然领口一紧,就听的一个声音恶狠狠的道:“好你个杀才,某还道你逃到了天边去了,却是敢还在长安招摇过市,且看我回去如何收拾你。”

“你认错人了罢?”廿修看着眼前的人,肥头大耳,两腮的赘肉下垂着,活似一条正努力的张嘴呼吸的金鱼一样,一双小眼几乎都眯成了一条缝,两道稀稀落落的眉毛就跟没有一样。

“如何会认错人?便是你化成了灰某也认得你,莫要以为你将自己的死契偷了出来,某就奈何你不得了。”这人力气不小,一把揪着廿修的领口,将廿修举得双脚根本无法在地上着力。

“何人在此喧哗?”争吵声引来了坊兵的注意,廿修松了一口气,还好,谢天谢地,诚管总算来了,你们再不来,我可就要被人当成什么贼啊什么的看了,这会饿得是一点力气也没有,所以廿修干脆也不挣扎,省着点力气。

“正好,各位军头来了,也作个见证。”这人依旧揪着廿修的领口不放,对着前来的三个坊兵道,“这小子是某的下人,因其父欠了某一百贯却寻了短见,所谓父债子还,这小子当初也硬朗,便签下了死契,没曾想,这才过去不到三天,竟然被其探得了某存放契纸之处,偷了契跑了,某这几天遍寻他不着,本想着今日到别处瞧瞧,不料天可怜见,竟让某在这里碰到了他。”

“你胡说。”廿修再饿,再没力气,一听也急了,“我身上有路引,我一路从安陆到长安,前几日还在渭南过来,怎么会是你家的下人?”路引是常山县里就开好的,廿修浑然不惧,心想这家伙该是疯了,你见过有谁家的下人穿了我这样的么?瞧瞧你自己身上,穿的还只是混纺了葛纱的锦帛,我身上的这一件足可以抵你身上的十件!

“是不是胡说,搜过便知。某观这小郎子,身着缎面袍,却是富贵子弟,比之于此人却又体面多了,不似逃奴。”渐渐的聚拢起了不少的人,其中一个青袍中年汉子便道,“某等都在旁看着,若是搜出路引,则可告此人反坐,小郎子也莫要怕了。”

“小子谢过,如此,便由这位军头来搜罢,路引便在小子的胸前内襟,小子却是信不过此人。”廿修抬起手来,双手用力,总算是掰开了那胖金鱼的手,双脚落地,也安实多了。喘了几口气,调整回了因被那旁金鱼揪得紧而差点没了的呼吸,张开双臂,等着那坊兵来搜。

“搜便搜了,某还怕你跑到天上去不成?”金鱼眼狞笑着。

廿修心里突然没来由的咯噔了一下。

“却是死契,没有路引。”兵士伸手在廿修的怀里只是一掏摸,就摸出了一张还是崭新的麻面纸来,看了看,皱起了眉头。

删删减减,干脆直接切到坑内吧,这坑挖得比较辛苦,从下午一直码到现在,晚饭都还没吃,就一章吧。

晋城治疗男科医院
商丘治疗早泄费用
河南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挂号
贵阳长峰医院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