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校草制霸录 五、画龙点睛

发布时间:2019-09-25 15:17:12

校草制霸录 五、画龙点睛

舞蹈讲究心体合一,所谓心,就是脑袋里得有想要表达的舞蹈动作;而体,则是指身体各个部位要能准确表达出脑袋里所想的舞蹈动作。。想要达到“心体合一”并非易事,因为心靠的是记忆力和理解力,体靠的是身体各部分的协调能力,要想做到两者合一的程度,普通人必须经过长期的训练,形成一种类似条件反‘射’的身体记忆才行。

江水源的记忆力和理解力本来就迥超常人,再加上他天天练太极拳,身体协调能力也非同一般,视频只看了两三遍便跳得有模有样,不过越会跳就越觉得整个舞蹈娘气十足,比如扭腰送胯的动作、招手抛媚眼的动作,还有故意卖萌的内八字脚究竟是怎么回事?

“吴梓臣,这舞蹈里有些动作能不能改改?”江水源忍不住问道。

“比如?”

江水源试着跳了一段:“比如这个扭腰的动作,就比较、比较……”

“比较什么?我觉得非常好啊!”吴梓臣故意装糊涂道。为了证明自己的观diǎn,他转过身问那群围观的‘女’生道:“刚才江帅哥跳的这段是不是非常好?”

“是!”那群‘女’生显然是唯恐天下不‘乱’,听到问话都轰然叫好起来。

吴梓臣笑眯眯地转过头来:“看到没有,老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其实在古今中外的舞台艺术上,一直以来就存在着男子角‘色’的弱化和‘女’姓化趋势,这既是观众审美心理决定的,也是一种文化传统,舞蹈也不例外。老大你既然要学习舞蹈、表演舞蹈,就要入乡随俗!”

江水源疑‘惑’地看着吴梓臣:“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啊!”

“小弟怎么敢骗老大您呢?如果小弟刚才説的有半句假话,以后就让天下最丑的‘女’人夜夜皮鞭手铐,直到体无完肤,摇摇‘欲’坠为止,这样总可以了吧?”吴梓臣拍着‘胸’脯发誓道。

吴梓臣的这番话已经赌上了后半生的幸福,由不得江水源不相信:“这么悲壮的誓你也发得出来?好吧,那我就姑且相信你这一回!”

好在其他都如吴梓臣所言,广场舞确实易学易练,大家只蹦跶了一个上午,就能跟着节奏跳得有模有样,不少人是乐在其中。而且十多二十个青‘春’勃发的高中生伴随着劲爆的流行歌曲翩翩起舞,的确非常吸引眼球,连之前一向嘟嘟囔囔抱怨江水源引进外援的陈荻此时都变得信心满满,觉得只要稍加努力,国学讲谈社肯定能够一雪前耻,史无前例的杀进元旦晚会!

在大家一片欢欣鼓舞中,唯独社长刘欣盈保持了足够的冷静。作为一社之长,她知道事情并非众人想象的那么简单,以为只要节目好就能通过学生会遴选、就能登上元旦晚会的舞台!事实上就如某部影片中所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学校看上去像是象牙塔、理想国、桃‘花’源,其实里面照样有勾心斗角、关系朋党、尔虞我诈,尤其在关系到各自成绩排名的时候,更是无所不用其极!

节目入选元旦晚会,社团社员的社会实践分加五分;如果在随后学生投票选举中获得一二三等奖,还有更优厚的奖励。这些足以让那些有关系、有背景的人物削尖脑袋积极运作,在学生会初选时便排挤掉那些有力的竞争对手。

由于全国中学生国学论难赛事的存在,国学讲谈社感觉上像是淮安府中学生社团里的dǐng级豪‘门’,但由于近些年来国学地位日渐下降,国学讲谈社又在各级比赛中表现不佳,其实早已坠入二流行列。加入社团的社员也基本上都是死读书、读死书的宅男宅‘女’,对于各种人情世故不甚了了,乃至不屑一顾,在与学生会‘交’往过程中无形中就落了下风。

事实上国学讲谈社也处于学生会的边缘位置。显著例子就是社长刘欣盈没有兼任学生会副会长,另外社团的经费也捉襟见肘入不敷出。所以在元旦晚会节目遴选过程中,就算大家演得好也未必能上!

当然,刘欣盈就算知道这里面的小九九,此时也不会説出来打击大家的自信心,反而是极力褒扬各位的表现,并掏出本来就不多的经费变着法子鼓励大家刻苦训练。

在元旦前的一个星期,大家终于迎来了学生会的年度大考。

考场设在学校的大会议室。各个社团都拿出了浑身解数,无论服装、道具还是化妆、发型,全以参加元旦晚会的标准进行。——不过这也可以理解,全校林林总总上百个社团,最终能够登上元旦晚会舞台的只有二三十个节目,初选竞争非常‘激’烈,大家自然要全力以赴。而且上不了元旦晚会的话,这次学生会的初选就将是他们最后表演的舞台。既然如此,何不轰轰烈烈一回?

场外到处都是走来走去的学生,有的穿着旗袍,有的穿着晚礼服,有的穿着名牌西装,还有的穿着华丽的汉服,一个个都是浓妆‘艳’抹气势十足,看着就有登台献艺的范儿。陈荻再回过头看看自己的演出阵容,大家都穿着学校夏季校服、画着淡妆,裹着羽绒服在避风的角落里瑟瑟发抖,从气势上看就比别人矮了三分,忍不住又问吴梓臣道:“吴帅哥,这样打扮真的没问题!”

“这是你第七次问这个问题了,而我也第七次回答你:没问题!”吴梓臣一副气定神闲胜券在握的模样

校草制霸录  五、画龙点睛

,“趁着现在有空不妨给你解释解释原因。为什么选择穿校服呢?这是因为大家今天都极尽华丽之能事,而我们穿着如此朴实素净,可以达到闹中取静的神韵,同时又能投中评委里那些老师的所好,无形中增加了对我们的好感。而夏季校服无疑是最能彰显中学生特‘色’的服饰,尤其是男生的白t恤、‘女’生的黑短裙,一下子就能让人感到活力四‘射’的青‘春’。用来搭配这首歌曲的舞蹈,简直是绝配!”

陈荻又问道:“可为什么要化淡妆呢?你看别人画得多浓‘艳’!”

吴梓臣撇撇嘴:“你看那些人画得浓妆,完全就是街头巷尾小发廊的水准,不仅看不出美,倒有几分像妖魔鬼怪!咱们化淡妆怎么了?好比一盆素雅的兰‘花’放在一顿庸俗浓‘艳’的塑料假‘花’里,越是淡妆,反而越能显示出高贵格调来!再者説,之前我可是专‘门’考察过这个大会议室,它是咱们学校举行各种代表大会和中等规模学术会议的场地,灯光比较明亮柔和,最适合化淡妆。而化浓妆的人在那种灯光下一照,马上就会变成吓人的摇滚浓妆。不信到时候你看!”

陈荻还有些不大相信:“真的假的?”

“不信拉倒!”见陈荻一而再再而三地怀疑自己的水平,吴梓臣气哼哼地扭过头和江水源説起闲话,再也不理会陈荻那个八婆。

这种初选虽然节目要一个个上台,不过水平参差不齐高下分明,有些可以直接刷掉,有些可以直接保留,另外模棱两可的全凭评委的喜好,再加上没有主持、报幕等‘浪’费时间的内容,所以基本上是五分钟一个节目,进度非常快,转眼间就轮到了国学讲谈社上场。

在此之前陈荻和吴梓臣已经作为亲友团‘混’进了大会议室,江水源等在台上站定,灯光一打,她立即对吴梓臣佩服得五体投地:“吴帅哥,你还真有两把刷子!果然如你所言,在大会议室这种明亮柔和的灯光下,反而是淡妆最好看!”

吴梓臣高贵冷‘艳’地抬起下巴:“废话!”

“不过要我説,你选江水源站在前排正中间才是最大亮diǎn!你看,他在台上刚刚站定,台下‘女’生的眼睛就全都被吸引过去了。仅此一项就能加分不少!”陈荻继续八卦道。

“那是自然!”吴梓臣愈发傲娇起来,“是先有江老大,然后我才请人编了这段舞蹈。如果説整段舞蹈是条龙的话,那江老大就是那条龙的眼睛。没有他这个眼睛,就算舞跳得再好,也是大街上、小区里大妈健身娱乐的水平,根本上不了台面!”

説话间音乐声响起,江水源等人开始在台上翩然起舞,台下人的眼睛大半都是牢牢盯着江水源在看,、照相机的闪光灯更是亮成一片。每当他做出扭腰送胯、招手抛媚眼、内八字脚等卖萌动作的时候,台下都是笑声尖叫声此起彼伏连绵不断。最后连陈荻、吴梓臣都按捺不住,跟着大家一起尖叫起来。

荆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荆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荆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晋中好的男科医院
晋中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