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终极小村医 第二百八十章 非洲象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3:34

终极小村医 第二百八十章 非洲象人

第二百八十章

药力冲击下,龙小山的丹田迅速的鼓胀起来。

小培气丹是灵丹,自然不是单纯的百年老药可比,现在龙小山吞百年老药效果已经不大,但是小培气丹是真正的修为丹药。

即使在药典中,也是属于仅有的几种灵丹之一。

在小培气丹的药效下,龙小山修为简直像吃了春yao一样鼓胀起来。

几个循环周天后,修为很快从三层后期冲到了三层巅峰的关卡。

三层和四层有本质的区别。

这里是一个大的关卡。

就好像灵者和灵师的区别,晋升引气四层,便是灵师之尊了,哪怕在修道界也有了地位,若是放入修道门派,如黑鳞门中,足以担任长老。

在古武圈里,便是黄级武者和玄级武者的差距,甚至还要更困难一些。

因为修道的艰难更甚修武。

这也是道门衰弱,不比古武圈子强盛的原因。

一道道药力冲击着。

长生诀不断运转着,冲击四层的屏障。

这四层关卡极为艰难,一颗小培气丹下去,居然隐约还是没能冲开,只在临门一脚徘徊着。

妈的,再来一颗。

龙小山别的没有,就是药多,上次也是拿百年老药当大白菜嗑,现在他有七颗小培气丹在手,完全可以当糖豆用,龙小山眼神闪过一道厉色,取出第二颗小培气丹,吞下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新加入的药力好似汹涌的巨浪,裹挟着原来那颗小培气丹剩余的药力,冲向四层的屏障。

嘭!

四层屏障终于碎裂开。

强大的灵气直接震碎了衣服。

一道道药力贯通龙小山的身体。

将他体内的杂质逼出,改造着他的骨血。

龙小山的丹田紫府在药力的冲击下,开始膨胀起来。

丹田不断的扩张,扩张,其中融入的药力也在迅速的转化为真气,提升着龙小山的修为。

随着一遍遍吸取,巩固。

紫府终于扩张完毕。

如果说先前是池塘大小,现在变成了湖泊,这就是三层和四层的差别

,无论灵气数量和质量都成倍于三层。

那些灵气盘旋着,好像星云一般。

爽!

真爽!

龙小山感受那充沛的灵气,站起身,仰天长啸,整个人轻飘欲乘风而去,他甚至有感觉,修为提升到一定程度,真的可以遨游天地寰宇一般。

而且身体更是充满了力量,好像从里到外又革新了一遍,那强大的势力冲击着,整个下面都膨胀起来,似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小山,你大早上嚎啥呢。”

沈月蓉迷瞪着眼睛,打开门,走到院子里。

忽然她眼睛瞪大,发出一声尖叫。

院子里站着一个黑漆漆的人,好像是黑人一般,赤身果体,一柱擎天,沈月蓉以前看过介绍非洲象人族的照片,据说那部落因为下面跟大象鼻子一样粗长而得名,

当时看到那,真是面红耳赤,因为那大的真是吓人了。

现在她仿佛看到那图片里的人降落到了她面前一样。

这亲眼见到,才是吓人。

比图片的冲击力大多了。

好阔怕,怎么会有那么夸张的,而且非洲象人族怎么会来到这华国小村子里,她慌得连忙后退,大喊:“小山,小山,快来啊,院子里有个非洲人溜进来了。”

非洲人?

龙小山莫名其妙,听到沈月蓉喊叫,朝她走过去。

沈月蓉花容失色,那非洲象人冲她来了,好可怕,尤其那可怕的大象鼻子,居然对着她,好像利剑一样。这非洲象人不是要对他不轨吧,太阔怕了,要是被这阔怕的象鼻子戳进去,还不把她捅穿了啊。

“救命啊!”

她大叫着往外面跑,慌不择路

一不小心踢在门槛上,整个人飞出,眼看着要以平沙落雁的方式降落。

嘭!

沈月蓉感觉自己用力震了一下,奇怪怎么不痛,而且还有一股刺鼻的怪味,她连忙睁开眼睛,一张黑不溜秋,只有眼白是白色的脸正对着她,而她趴在对方的身上。

黑人咧嘴一笑,露出八颗大白牙。

沈月蓉尖叫一声,吓得几乎晕厥,双手朝着黑人的脸拼命抓去,嘴里大叫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可恶的非洲人。

龙小山被脸上被抓了几下,火辣辣的。

看着癫狂的沈月蓉,他郁闷了,刚才看到沈月蓉几乎就要扑街在地,他可是使足了力气一个滑到她身上给她当肉垫才免了她五体投地。

结果这妞仿佛疯了一般,乱抓乱打,还大喊他非洲人。

眼见那芊芊玉指,仿佛梅超风的九阴白骨爪,朝着自己的眼珠子挖来,龙小山连忙伸出双手,抱住沈月蓉肩膀,用力翻滚将她压在身下,喊道:“月蓉姐,你瞎喊什么,是我啊。”

“快放开我,放开我……咦,怎么是你的声音。”

沈月蓉陡然顿住,听到非洲人发出熟悉的声音,她眼睛用力眨巴两下,看着那张黑漆嘛唔的脸,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那黑色居然是一些脏东西,刚才被她划出一道道了,露出几道白痕。

“小山,真的是你,天那,你掉进茅坑啦。”沈月蓉失声道。

龙小山用力的翻了个白眼,不过他也发现自己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震碎了,而且身上全是突破后身体排出的杂质,因为四层是一个飞跃,所以这次排出的杂质更多更黑,直接把他变成了一个“黑人”。

难怪沈月蓉刚才喊他非洲人了。

“好臭,好臭,你快放开我。”沈月蓉蒲扇着鼻子。

龙小山看到她那么一脸躲避嫌恶的样子,居然还说我掉茅坑。

他哼哼一笑,恶作剧般的压着她不放,张着大嘴去亲她,嘴里发出嘿嘿嘿的声音:“对啊,我掉茅坑了,给你尝尝便便的味道。

“啊,龙小山,你敢碰我我杀了你。”

沈月蓉尖叫着,她有轻微洁癖,被浑身污泥的龙小山抱着已经受不了了,再听到他那恶心的话,直接暴走了,拼命挣扎,膝盖用力一顶。

哎哟!好硬,她好像膝盖撞在了一根铁棍上。

这时候,她看到龙小山嘴巴张成一个O形,整个人石雕一样僵在那里动也不动。

顷刻。

啊啊啊啊——

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在房间里发出。

齐齐哈尔牛皮癣
永州治疗男科方法
鹤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齐齐哈尔牛皮癣医院
永州治疗男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